Luvis Brando

阔诺 Luvis 哒

德哈

空间里翻到的一个梗,觉得好玩就稍微扩写了一点。

⚠ooc注意 ⚠哈利视角注意

晚上出门都小心一点,这种事说不定哪天倒霉就遇见了。

因为临近考试,所以最近特别忙。今天晚上的时候跟隔壁斯莱特林的家伙沟通出了点障碍,吵了一架,差点打起来。我被气的写不出斯内普布置的论文,所以干脆叫上罗恩他们去对角巷新开的酒吧喝酒,正好赫敏也在图书馆,我就和她一起去,寻思离得挺近,一个幻影移形再步行几百米的事,我和赫敏就没骑飞天扫帚步行过去了。那时候大概是快到八点了路上人也不是很多,走在路上的时候赫敏走进蜂蜜公爵说想买点零食带回去给金妮她们吃,就让我先走。我点点头就答应了,低头边把玩金色飞贼边走。

走到拐弯路口的时候我觉得不对劲,背后凉嗖嗖的好像有人跟着,我直觉挺准的,我刚把金色飞贼塞校袍口袋里下一秒就被人拽着手腕拿魔杖施个咒语把手束缚住了,我当时就吓傻了。我以为我碰上抢劫的了,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忽然想到身上也没带金加隆就想让他带我去古灵阁取钱给他然后放了我。我目测他比我高好多,体格还算健壮,一只手就能把我摁墙上动弹不得,可惜天太黑,看不清脸。我想着打也打不过,还不如服软,更何况他手上还有魔杖?我刚想开口他就把伸手我嘴堵上了,旁边的路灯不知道是被他施了魔法还是什么,忽闪忽闪的,和拍恐怖片一样,而我,就是那个半夜的无辜受害者。

我想着干脆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反正他这幅样子看起来也没有想放过我的意思,于是我张口狠狠在他手心咬了一口,我缓缓回味着嘴里弥漫开的铁锈味估计是被我咬出血了。我咬完想伸手去拿魔杖给他来个昏昏倒地什么的才反应过来我手还被束缚着,我听见那人抽了口气索性闭上眼等死。

那人弯腰一只手揽着我的腰一只手按着我的头不让我挣扎,我开始纳闷,他怎么这么久没对我痛下杀手反倒还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了,我这么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男巫难道不仅得交代在这还得死无全尸?

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想象力,当我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懵了,整个人不停的发抖。那人估计也看出来我很害怕,又往我这边凑了凑,垂头蹭到我颈脖处落下一吻,然后一边亲一边往上移,直到亲到我唇角的时候,舔舔嘴唇凑到我耳边低声跟我说:

“波特,我是马尔福,认不出我了?你今天在图书馆偷看我那么久以为我没发现吗?”

后来我整个人吓得泪眼汪汪,也顾不上保持我本来就不存在的形象就窝在他怀里骂他,一边骂还一边用被束缚住的手锤他,结果他嫌我太吵还打的他很疼,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干脆直接拿嘴堵住我的嘴,一手抱起我骑上飞天扫帚跟从蜂蜜公爵抱着一大袋零食走出来赫敏随口交代了一句,就带我回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了。我跟着马尔福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时才觉得赫敏的笑容很不对劲,但我来不及吐槽就被马尔福拖进房间扒光了衣服。

……分享完了,我现在跟老公睡觉了,我和他经过激烈运动都很累了,晚安。

随手无意义短篇。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

  银发的男孩略显不悦的挥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斜倚着沙发自鼻腔中挤出一声不屑的轻哼。

  眼前这位高大的男人就是组织安排给自己的搭档。原来组织里恶名昭彰的第四行动队队长的真实面貌居然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男人,这倒着实令人难以想象

  想到这里,银发男孩挑衅似的吹了吹自己手上不存在的灰,绷紧了身子戒备着男人的一举一动。被这样挑衅了,按理身为前辈应该早就按捺不住要出手教训自己这个新人了。男孩勾了勾唇,紧张又期待的等待着和男人的交手,出乎意料的,男人并没有对他出手。

  反观这边,金发男人表示友好的手被拍开也不恼,反倒是饶有兴致的微一挑眉,抿唇揉搓着包裹在黑色半掌手套里,被拍红了的手。眼前这个明明看起来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脾气倒是不小,下手也不知轻重的,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克里斯蒂安,是吗? ”

  听到自己的名字,银发男孩投来戒备的视线,恶狠狠的瞪着金发男人雾蓝色的眼睛。男人的眼睛很澄澈,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样,和平日里见惯了的杀手都不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特别感觉。如果不是看了他的资料,真的会以为他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亦或是上班族。

男人一言不发,似乎在执着的等待着男孩的回答。虽然很不情愿,但已经签了合约,至少在这段时间里,自己别无选择。克里斯蒂安皱了皱鼻子,不耐烦的应答道:

“嗯。”

“我是露维斯·布兰度,请多指教。”

  男人锲而不舍的再次伸出手,克里斯蒂安叹了口气,将滚到唇边的咒骂咽了回去,敷衍般的握了握就松开了。

“那么——”露维斯清了清嗓子,变戏法的变出一串钥匙,丢给克里斯蒂安,带头走出了包间。男孩随手把钥匙装进外衣口袋,迈步踏出了灯光昏暗的房间。

“那么,我们就出发吧?”高大的金发男人靠在纯黑色的摩托车上,扭过头冲停在店门口犹豫的少年扬起明媚的笑容。男人逆光站在男孩面前,清爽利落的高马尾随意搭在肩上,几缕卷翘的碎发安分的垂在脸庞。黑色的紧身衣微微勾勒出消瘦的身材,简单的白色外套上印着怪异的图案。淡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脸上,衬托着他雾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宛若被薄雾笼罩的浅潭,朦胧的雾气里隐藏着点点星光。

  克里斯蒂安看到男人露出疑惑的表情,这才发现自己原来看呆了,有些难为情的别过头,不自然的拉低帽檐坐上了男人的黑色摩托车。

  露维斯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奇怪,自己看起来很丑吗?出门前明明有拜托无形帮自己去借了一套比较日常的衣服的说。果然不适合吗?

  “喂喂,怎么还不走?”克里斯蒂安扯了扯露维斯的衣角,又屈指敲了敲自己的手表,“如果你想去哪里的话,再拖迟一会,就是下班高峰期咯?”

  这次回应他的,是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冷风以及摩托车驶过路面的巨大响声。

告诉你个秘密,阿帕茶停产了。